科学认识和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 ——香山科学会议述评

   时间:2014-08-29 [ ] 浏览次数:13048 来源: 视力保护色:

 

              

  

近几年,“科技进步贡献率”引起很大的关注,《国家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2006-2020)》明确提出,我国到2020年科技进步贡献率要达到60%的目标;“十二五”科技发展规划也将“科技进步贡献率力争达到55%”作为“十二五”科技发展的总体目标之一。各地方、各部门高度重视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度。然而,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尚缺乏适合中国现有资料条件的规范的测算方法,学术界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认识存有争议,不同专家对测算模型的运用、变量的选择等有所不同,其测算结果有很大的差异性。怎样科学测度创新驱动经济发展成效?如何把握我国科技进步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贡献?2012921日—22日,在主题为“科技进步贡献率研究”的香山科学会议第S16次学术讨论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的理论发展、计算方法、基础数据的选取处理、以及行业与区域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度等中心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一、科技进步贡献率研究概况

1.国外研究概况

    科技进步贡献率是技术进步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国外很多国家将技术进步称之为全要素生产率或多要素生产率。

 在经济学范畴内,用定量的方式研究经济增长从上世纪30年代起便开始兴起。1927年,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道格拉斯与数学家柯布合作提出CD生产函数,揭示了投入与产出之间的量化关系,为测算技术进步作用的研究奠定了基础。1942年,首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丁伯根对CD生产函数进行重大改进,在资本和劳动投入的函数中添加了一个时间趋势,表示“效率”的水平,第一次提出了全要素生产率(广义的技术进步)的问题,使得测算技术进步作用成为可能。1957年,美国经济学家索洛发表了《技术变化与总量生产函数》,真正揭开了技术进步作用定量化序幕。

    由于技术进步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被各国政府部门普遍关注,因此,各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研究机构纷纷开展了针对自身和国际比较的全要素生产率(多要素生产率)的测算工作。

    2.国内研究概况

我国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研究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上世纪80年代。80年代初,我国提出2000年国民经济翻两番的目标,强调其中一番要靠技术进步获得。为此,1982年原国家计委在制定第六个五年计划时,要求把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作用列入计划指标,同时国务院科技领导小组要求完成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作用指标体系的研究,1983年在国内首次完成对我国工业技术进步作用的分析。国内学者开始吸收国际研究经验,探索测算我国技术进步问题。

    第二阶段为上世纪90年代。1992年,国家计委、国家统计局联合下达《关于开展经济增长中科技进步作用测算工作的通知》,进一步要求把定量评价科技进步的贡献作为经济发展分析的重要内容,而且要为国民经济长期发展规划提供依据,并逐步纳入国民经济宏观指标体系进行考核。

第三阶段为2006至今。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提出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4个量化指标,明确了“到2020年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要达到60%”。

二、“科技进步”实为广义技术进步

  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本次香山会议执行主席王元解释,科技进步贡献率是指广义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这是一个经济学的概念,它反映在经济增长中资本、劳动和技术进步三大作用的相对关系。

  关于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我国学者多是利用索洛的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采用余值法进行测算。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高昌林研究员介绍,索洛认为除资本和劳动两个因素会引起经济增长变化外,还有一个余量,就是广义的技术进步。它包括新技术、新工艺等引入,也包括企业组织结构、人员素质、管理方式方法,以及营销网络等方面的变化。

  “广义的技术进步”这一概念引入我国后,许多学者和行政部门则青睐于测算技术进步(广义的技术进步)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并为其起了一个惹眼的名称——科技进步贡献率。实际上,在我国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就是对多要素生产率增长(或者说广义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贡献的测算。

  “但是,通常采用的索洛余值法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方法也有缺陷。”高昌林在本次会议的主题评述报告中指出,索洛的理论把技术进步看作外生的,然而现实的增长过程并非如此。技术变化来自并依赖于产生创新所使用的资本。这些创新资本以无形资本的形式存在,通过研发、员工培训等活动再作用于现有资本存量、投资和产出等。因此,技术进步实际是由经济系统中的经济组成元素(如企业)的行为决定,是内生的,而不是经济系统环境外生决定的。内生技术进步是内生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源泉,这也是新经济增长理论的核心观点。

  高昌林介绍说,随着高新技术和知识经济的高速发展,对创新的投资或者说对知识的投资占有越来越高的比重,很多发达国家,如美、英等国无形资本投入已经接近甚至超过有形资本投入的比例。“这类无形资本有很强的外部性,因为对知识的消费不仅不会使知识减少反而会使知识增加,因此无形资产投资或者说创新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有着显著的贡献,它也应属于技术进步贡献的范畴。”

  在目前我国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除计算机软件、矿产勘察、版权和许可等少数类型无形资产归入资本账户中,大多数类型是无形资产,如R&D、工业设计、员工培训、市场营销等在GDP核算时均作为中间投入进行扣减,不进入资本账户。高昌林认为:“因此若用经典的索罗经济增长模型测算科技进步贡献,实际上忽略了科技进步贡献的重要一部分——创新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从而低估了科技进步的贡献”。因此他表示,要更好地实现科技创新驱动,应该更多考虑智力等知识的无形资本的投入,如增加研发投入、加强员工培训、维护品牌声誉、增加软件和信息技术投资等,而非只注重对机器设备等有形资产的投资、一代一代地引进国外的生产线。

将无形资本投入带来的经济增长作为科技进步贡献的一部分,为我国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提供了有益思路,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采用欧盟委员会一个研究项目引入无形资产测算多要素生产率的方法,对2000年以来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进行了测算。然而,在我国目前获取无形资本数据仍有一定的局限性。我国科技统计调查制度可以提供较为详实的R&D数据,但对于品牌声誉资本(包括广告、市场研究支出)、企业员工培训支出、企业组织资本等,则难以获得相应统计数据。

为此,研究组借鉴国外相关研究成果对我国无形资本存量进行估算,将无形资本存量数据引入测算模型,同时考虑到经济调整或要素投入的周期性影响,对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进行了测算。结果显示,20052010年间我国的科技进步贡献率达51%,比20002005年间提高了约8个百分点。预计2015年可提高至55%

“通过测算,我们认为引入无形资本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是一种新的尝试和探索,测算结果能更为全面反映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但高昌林也表示,由于数据的局限,计算过程中无形资本数据是在参考有关研究成果基础上推算出来的,要进一步提高测算的准确性和可靠性,还需要就无形资本数据的获取、参数的确定方法等问题开展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技术变革的作用是潜在和长期的,同时,有形资本的投入也存在质量问题,所以算准科技进步贡献率并不容易,就是算准了也不一定能全面反映经济发展水平。”

三、科技进步贡献率横向攀比无意义

  不能否认,学术界对科技进步贡献率也有争议。争议主要集中在科技进步贡献率不是国际通行的概念;尚未形成能获得普遍认可的测算方法等。

“科技进步贡献率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科技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涉及多个层次,有丰富的内容,绝非是单一指标所能衡量的。”王元认为,科技进步贡献率只是一个分析和测度的指标,不宜用作区域比较和地方业绩考核的指标。

   1.科技进步贡献率不测总量测增量

高昌林认为,“无论从理论还是实际角度,全要素生产率变化并不完全来源于技术进步,还包括组织创新、管理创新、制度创新等” 。从定义上看,科技进步贡献率是在经济增长中,除去资本和劳动因素外,由科技进步等其他因素带来的经济增长所占份额。高昌林强调:“这是在增量而非总量中考察技术进步所发挥的作用。”

 因此,专家们一致认为,对这一指标进行横向攀比没有意义,它更适合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纵向比较。比如,我国东部地区科技、经济和社会均相对发达,增量本身较小,由此计算的科技进步贡献率数值便可能较小。事实上,有测算结果显示,西部地区的科技进步贡献率比中部地区还高。例如,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管学院李兰兰测算了1998年到2007年间全国各省市的科技进步贡献率。结果显示,西藏自治区该指标超过湖北、安徽、湖南等多个中部省份。这一测算结果发表在20114月的《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上。

所以,科技进步贡献率的高低并不能和技术先进与否、经济增长质量好坏等同起来。该指标只是在一定范围内的相对指标,适合进行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纵向比较,该指标可供决策参考,不宜横向攀比。

  2.测算结果差别大

  1957年,美国经济学家索洛提出的“索洛余值法”,是学术界广泛采用的测算原理。纵观过去的研究,即使是相同阶段的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结果有时也会相差10个百分点左右。例如,原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狄昂照在1994年对我国1979年到1997年间的科技进步贡献率进行测算,结果为47%,而复旦大学经济系教授张军的测算结果则为28.9%

  高昌林解释:“不同模型和变量的选择都会影响测算结果”。与会专家认为,目前很难有一套统一标准,让各具特色的行业和地区都采用同一种算法。如,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徐萍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交通行业产出是旅客和货物的位移,传统的指标是旅客周转量与货物周转量。但测算方法改进后,我们用运输服务的舒适和通畅、高效方面的相关统计指标的换算对运输周转量进行了修正。因此,在变量意义不同的前提下,测算结果也无法进行横向比较。

  四、学术界与管理层应相互促进科技进步贡献率研究

    专家认为,科技进步贡献率能敏感反映出经济增长中各要素作用,促使国家对科技进步重视。但该指标的研究和应用也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国家统计局统计研究所研究员何平说,科技进步贡献率涉及十分复杂的数据整理和测算过程,对数据质量也有较高要求,而且各种参数的确定面临着多种多样的选择,从而会得到多种多样的结果。从国内外各研究机构及不同学者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看,即使是相同的时间段,其测算结果有时也会相差10个百分点以上。这固然与测算过程中模型的运用、变量的选择、起始年份的确定等有关,但没有固定的方法和数据,没有持续测算也是重要原因。

    很多与会专家指出,现有数据还不足以支撑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测算科技进步中无形资本投入对经济的贡献,最为直接的手段就是能够收集企业微观的创新数据。他们呼吁应尽快建立全国创新调查制度,从而为政府宏观管理和政策制定提供更坚实的统计数据支持。

    何平认为,与专家学者的测算不同,我国政府部门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应有自己的特点,如测算数据和测算结果公开和可复制;测算方法简明;测算可持续,测算结果发布时间确定;测算结果一经发布,不应发生变化等。此外,科技进步贡献率研究还应设一个公认的基点,如本世纪初科技进步贡献率为40%,并保持测算数据和测算方法的稳定性和持续测算。

 与会专家认为,应从学术界和国家宏观管理两个层面对科技进步贡献率进行研究,双轨并行,互相促进。一方面,学术界自由深入探讨,梳理其基本概念方法,并用它解释经济现象,为宏观决策提供支撑;另一方面,管理层也要积极采纳应用该指标,深入认识科技进步作用经济发展的规律。

五、“科技进步贡献率研究”香山科学会议主要成果

1.改革开放以后,生产率及其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重视。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各级科技管理部门以及多项规划都对科技进步贡献率提出了明确目标。科技进步贡献率从一个纯学术的研究问题发展为进入政府管理部门的关注视野,并正式列入政府文件,说明这一指标已成为评估科技政策实施效果和制定未来科技政策的重要参照。

2.政府管理部门对于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要有别于学术界。学术界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可以不拘一格,自由探索,并鼓励创新。而政府部门对于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因为涉及到科技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所以在测算方法和数据处理上必须秉持公开、客观、稳定和可持续的原则。

3.科技进步贡献率及相关指标的理论模型看似简单,实际上涉及十分复杂的过程。在测算过程中,对数据质量有着较高的要求,各种参数的确定面临着多种多样的选择,不同的组合会得到多种多样的结果。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提出将无形资本引入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方法,是在借鉴国外相关研究成果基础上进行的大胆尝试和有益探索,测算结果比较理想。国内众多专家虽采用不同方法进行测算,但测算结果显示,当前我国的科技进步贡献率多在50%左右,差异不十分显著。应在这些研究基础上加强对测算结果的解释和说明,并做有关因素的深入分析。

4.今后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可以参考OECD(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已出版或发布的一些研究成果,例如《生产率测算手册》。国外的研究机构、专家和学者经过多年的研究积累,已逐步探索出一些得到公认的测算规范和方法,并在实证研究中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我国的学术界和政府机构都需要借鉴和参考这些研究成果,逐步形成国内一致认可的测算原则和方法,这对于开展学术探讨交流对话和科技进步贡献率测度方法及测度指标推广普及将十分有利。

5.国家层面、地区层面和行业层面的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要有所区别。科技进步贡献率应主要作为制定政策和评估政策效果的重要参考。国家层面的测算应侧重一国的纵向比较,不适合进行国际比较。地区之间和行业之间差异较大,要谨慎采用国家层面的测算方法。即使采用有别于国家层面的测算方法,也会因参数和指标的选取的微小差异,使不同地区和不同产业的测算结果发生明显变化。地区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特别是指标值的历史变化有重要参考价值,但不适宜进行地区之间比较,更不适宜做地方政府业绩评价考核指标。

六、建议

1.强化科技进步统计监测

为了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加强对地区科技进步的监测十分必要,建议采用科技部全国科技进步统计监测指标,对本地区科技进步状况进行测评。

1993年原国家科委综合计划司组织专家成立课题组,对全国科技进步统计监测进行研究起,先后经历了试算阶段(1993-1996年)、启动并公开发布(1997-2002)阶段、进一步修订完善采用新体系阶段(2003年以后),现已日趋成熟,每年颁布年度全国及各地区科技进步统计监测报告。科技部现行的科技进步统计监测指标体系,一方面促进了各级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增加科技投入,扩大科技活动产出,努力加快高新技术产业化步伐,重视经济增长方式方式转变。另一方面也促进了各地重视科技统计工作,使得科技统计工作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

2.加强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研究

对国内外开展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情况开展调研,重点借鉴欧盟最新研究成果——在科技进步贡献率的计算中引入无形资本,深入了解国家、各省对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情况和发布方式,逐步探索适合省情的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方法。

 

 

 

 

 

                               贵州省科技情报研究所

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