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科研快讯(七)

   时间:2020-02-20 [ ] 浏览次数:245 来源:文献馆 视力保护色:

编者说明

本期科研快讯是贵州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贵州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基于2020年2月17日—19日国内外医学期刊发表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学术成果及权威官方发布的COVID-19研发资讯,对COVID-19诊疗、临床特征、机理研究、流行传播四个个方面的最新科研成果进行概述整理,为COVID-19的研究、治疗、疫情控制等方面提供参考。

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本科研快讯将持续跟踪COVID-19最新研究成果,每2日发布1期。如需获取快讯中提到的论文原文,可联系贵州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联系方式:0851—86857716)。

声明:因快讯发布比较匆忙,难免有所失误,欢迎行业各界批评指导。



一、COVID-19诊疗新进展

1.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印发

2月18日,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诊断和医疗救治工作,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组织专家在对前期医疗救治工作进行分析、研判、总结的基础上,对诊疗方案进行修订,形成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并公开印发。与第五版相比,第六版中对传播途径、临床表现、诊断标准、临床分型、鉴别诊断、治疗、隔离等做了优化调整,值的注意的是,在方案中增加了,增加“磷酸氯喹(成人500mg,每日2次)和阿比多尔(成人200mg,每日3次)”两个药物,相似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方面,增加“康复者血浆治疗”。具体参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解读。

来源:国建卫生健康委

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002/8334a8326dd94d329df351d7da8aefc2.shtml

 

2.胆碱酯酶激动剂用于COVID-19辅助治疗的尝试

2月19日,北京积水潭医院退休的92岁的副主任医师林真发文:胆碱酯酶激动剂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辅助治疗的尝试,作者以往提出的“经络治疗活性传变说”表明,经络治疗作用与针灸或乙酰胆碱酯酶(AChE)激动剂可以恢复被抑制AChE的活性有关,AChE激动剂可以取代针灸,产生类似针灸,甚至胜过针灸的治疗作用,并且其还有抗击传染病的作用,笔者将这种方法简称为激动剂疗法,并设计了多种可供使用的制剂。建议通过验证,将这一方法应用于目前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斗争。作者设计的制剂建议如下:

(1)配制含有钠盐、尿素及渗透性极强的乳膏和贴膏的建议

乳膏配方:含海盐、井盐或食盐 0.2%,10%尿素;

贴膏配方:含海盐、井盐或食盐 0.3%,15%尿素。

乳膏和贴膏外敷于合谷、列缺、曲池、尺泽、大椎等穴位上

 

(2)配制氯化铯注射剂以及含铯盐的片剂、乳剂和贴剂的建议

将无毒氯化铯原料快速提纯至 99.99%,并按要求进行严格的药检。

①将药检合格的氯化铯配制成0.01mg/mL氯化铯注射剂,或配制成含氯化铯5μg的含片以及渗透性极强、含铯盐分别为0.25%的乳剂或1%的贴剂。②有肺部阴影的轻型病例可于1000mL葡萄糖生理盐水中加入0.05 mg氯化铯常速静脉滴注,观察疗效出现的时间,如果接连数名轻症病例快速出现疗效,就可以试用到重症病例,可根据病情及疗效小范围调整剂量及用药天数;如果多个重症病例也出现满意的疗效,就可以进一步扩大试用范围。③疑似病例、肺部没有阴影的轻型病例以及抗疫战线上的医护人员可用上述铯盐含片防治,1片/d,含化或吞服,连续用药勿超过 14 d。④“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密切或可能接触者可用上述贴膏,取合谷、列缺、曲池、尺泽、大椎穴位贴敷进行预防,每2天更新1次,以防止发病,连续贴敷勿超过14 d。

来源:林真.胆碱酯酶激动剂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辅助治疗的尝试.医学争鸣. http://kns.cnki.net/kcms/detail/61.1481.R.20200218.2300.002.html

 

3.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COVID-19)证据基础及研究前瞻

2月19日,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在期刊《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上发表论文,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COVID-19)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期,血必净注射液作为治疗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及脓毒症的代表药物,因其临床疗效突出,证据基础扎实,得到了广大中西医临床呼吸和重症专家的认可及推荐,并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第五版)》中,为了便于临床应用与科学研究,作者对血必净治疗COVID-19的现有证据基础及研究前瞻进行汇总,以期对临床及科研工作者有所启迪。

来源:李承羽,张晓雨,刘斯,商洪才.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 (COVID-19)证据基础及研究前瞻[J/OL].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5699.R.20200217.1242.002.html


、COVID-19机理研究

1. 西湖大学成功解析新冠病毒受体 ACE2 空间结构

   2月19日,西湖大学在预印版平台bioRxiv上线发表论文:Structure of dimeric full-length human ACE2 in complex with B0AT1研究团队利用冷冻电镜技术成功解析此次新冠病毒的受体——ACE2的全长结构。这是世界上首次解析出 ACE2 的全长结构。这也是西湖大学承担的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应急科研攻关任务的重要成果。ACE2是“新冠病毒”侵入人体的关键。研究发现,在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侵入人体的过程中,ACE2就像是“门把手”,病毒抓住它,从而打开了进入细胞的大门。通过分析ACE2的全长蛋白结构,周强实验室发现ACE2以二聚体形式存在,同时具有开放和关闭两种构象变化,但两种构象均含有与冠状病毒的相互识别界面。这一研究发现为进一步解析全长ACE2和新冠病毒的S蛋白复合物的三维结构奠定了基础。而这个工作本身为理解新冠病毒侵染细胞提供了很多有趣的线索。比如,ACE2的二聚体与新冠病毒S蛋白的三聚体是否可以发生更高层级的交联,从而促进病毒与宿主细胞膜的融合或者内吞?之前有研究表明ACE2的胞外区如果被切割,将会更有效地促进冠状病毒的侵染,但是ACE2与B0AT1的复合物结构显示B0AT1的存在有可能阻碍蛋白酶靠近这个切割位点,这是否解释了病毒侵染症状主要发生在没有B0AT1的肺部?

ACE2全长结构的解析,将有助于理解冠状病毒进入靶细胞的结构基础和功能特征,对发现和优化阻断进入细胞的抑制剂有重要作用”

来源: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7.951848v1

 

2.首份新冠肺炎死亡患者病理报告发布,病理特征与 SARS、MERS 非常相似

2 月 18 日,中科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302 医院)教授王福生领衔的团队,在《柳叶刀·呼吸医学》期刊上发表了论文:Pathological findings of COVID-19 associated with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首份新冠肺炎死亡患者病理报告)。这项病理分析通过对一位新冠肺炎死亡患者进行微创病理检查获得,而非完整尸检,这与 2 月 16 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开展的两例新冠肺炎死亡患者的遗体解剖病理诊断有所不同。

在研究中,王福生团队通过在患者死后穿刺获取组织样本,分析了一名死于新冠病毒(COVID-19)严重感染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的病理特征。活检样本取自患者的肺、肝和心脏组织。研究团队在论文中写道:COVID-19 病理特征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冠状病毒感染非常相似。”具体而言,研究人员认为X 线片显示患者肺炎进展迅速,左肺和右肺之间存在一些差异。此外,肝组织显示中度微血管脂肪变性和轻度小叶活动,但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新冠病毒感染或药物性肝损伤是病因。心脏组织未见明显组织学改变,提示新冠病毒感染可能不会直接损害心脏。

虽然不推荐常规使用皮质类固醇治疗新冠肺炎,但研究组根据对肺水肿和肺透明膜形成的病理诊断,重症患者应考虑及时、适当地使用皮质类固醇和呼吸机支持,以防止 ARDS 的发生。同时,淋巴细胞减少是 COVID-19 患者的常见特征,这很可能与疾病严重程度和死亡率有关。 

论文作者强调,该研究符合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规定和赫尔辛基宣言,将有助于了解新冠肺炎的发病机制,并改进这种疾病的临床治疗策略。

来源:the Lancet,Published:February 18,

2020DOI:https://doi.org/10.1016/S2213-2600(20)30076-X

 

3.消化道肿瘤患者的ACE2表达相对其正常组织表达更高

2月18日,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在期刊《现代肿瘤医学》发表论文: 新型冠状病毒细胞受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Ⅱ在消化道及其肿瘤中的表达。研究团队通过GEPIA在线分析网站和HPA数据库对消化系统肿瘤中ACE2的mRNA和蛋白表达情况进行分析。结果在所有正常组织中,消化道中的ACE2 mRNA及蛋白表达均较高。在所有肿瘤组织中,消化道肿瘤的ACE2蛋白表达也较高。ACE2 mRNA在肺癌、结肠癌、食管癌和胃癌中的表达均高于正常组织,且结肠癌和胃癌的ACE2 mRNA表达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此外,结肠癌和胃癌中ACE2的表达也高于肺癌。结论:ACE2在人类消化道中的表达相对更高,为消化道传播可能是COVID-19的感染途径提供了一定证据,并且消化道肿瘤患者的ACE2表达相对其正常组织表达更高,为预防消化道这一可能的感染途径,应高度重视消化道肿瘤患者的防护

来源:张明鑫,路宁,王佳,朱琳,崔曼莉.新型冠状病毒细胞受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在消化道及其肿瘤中的表达[J/OL].现代肿瘤医学:1-6[2020-02-19].http://kns.cnki.net/kcms/detail/61.1415.R.20200218.1020.002.html.

 

、COVID-19临床特征研究

1.1岁以下住院婴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特征

2月14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科研团队在JAMA上发文: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Hospitalized Infants Under 1 Year of Age in China在这项研究中,研究组回顾了2019年12月8日至2月6日在中国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的所有住院婴儿。共9名受感染婴儿,7例为女婴,2例为男婴。最小的1个月,最大的11个月。北京2例,海南2例,广东、安徽、上海、浙江、贵州各1例。之后联系感染婴儿当地的卫生部门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一步获取人口数据、家庭聚集、是否与武汉接触、临床特征、治疗、预后和出院日期,并努力联系患儿家属对上述信息进行二次确认。住院期间收集患儿的鼻咽拭子,根据推荐方案,采用实时聚合酶链反应检测新冠病毒,至少2次检测阳性则确诊感染。据报道,有4名患儿发烧;2名患儿有轻微的上呼吸道症状;1名患儿因为接触了被感染的家庭成员,在接受指定筛查时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但没有症状;2名患儿缺乏临床症状信息。患儿从入院至确诊的时间为1~3d。所有9名患儿的家庭中至少有1名家庭成员被感染,婴儿感染发生在家庭成员感染之后。据报道,有7名患儿要么生活在武汉,要么有家人去过武汉,1名患儿与武汉没有直接接触,1名患儿无相关信息。9名患儿均无需重症监护或机械通气,也没有严重并发症。结论及建议:

(1)鉴于报告的感染总人数,确诊感染的婴儿数很少。这可能是由于较低的风险暴露,或由于疾病轻微或无症状而未被识别,并非可抵抗感染。

(2)虽然新冠病毒疫情的早期阶段主要影响15岁以上的成年人,但这项研究表明婴儿亦可感染新冠病毒。

(3)所有患儿都因家庭聚集而感染。因此,家庭若有成员感染,应对婴儿进行监测或评估,并汇报家庭聚集情况,以确保及时诊断。

(4)9名患儿中有7名为女婴。先前的研究发现,男性的感染率高于女性。女婴是否比男婴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有待确定。

(5)这项研究受到样本量小、仅包括住院婴儿以及无症状患儿纳入不足的限制。尽管对婴儿的相关感染进行了系统和全面的调查,但疫情蔓延迅速,可能有病例漏诊。

(6)1岁以下的婴儿不能戴口罩,他们需要特殊的保护措施。成人看护人员应戴口罩,与婴儿密切接触前洗手,并定期对婴儿玩具和餐具进行消毒。

来源: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1659

 

2.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COVID-19)无症状比率的估计

2月17日,日本北海道大学、大阪公共卫生研究所在medRxiv发表题为“Estimation of the asymptomatic ratio of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s (COVID-19)”的文章,更新了对该撤侨航班的COVID的确诊情况。565名日本公民从中国武汉撤回日本。对所有乘客进行症状筛查和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检测,确认5名无症状和7名有症状的乘客在2019-nCoV中呈阳性反应。筛选结果表明无症状比率为41.6%。该研究团队曾与2月11日发文称确认了4名无症状和4名有症状的乘客。

来源: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03.20020248v2

 

四、COVID-19流行传播研究

1.SARS-CoV-2人对人传播的证据和特征

2月17日,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所,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珠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深圳南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科研人员在medRxiv预印版平台发表论文“Evid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探讨了SARS-CoV-2人对人传播的证据和特征。研究背景:2019年12月31日,武汉报道了人类暴发COVID-19的事件,然后迅速传播到中国其他省份,科研人员分析了实地调查和基因测序的数据,以描述广东省人传人的证据和特征。研究方法:通过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或基因测序检测咽喉拭子、鼻拭子、支气管肺泡灌洗液(BALF)或气管内抽吸物中SARS-CoV-2阳性的疑似病例,确定为COVID-19确诊病例。对每例确诊病例进行了实地调查,从病历中收集确诊病例的临床和人口统计学数据,通过采访获得暴露和旅行史。研究结果:截至2020年2月10日,中国广东省共确诊1,151例确诊病例,其中697例(60.1%)中有234例聚集性感染,214例(18.6%)为继发病例,144例来自家族聚集性感染。随着流行的继续,尽管家族聚集性感染占主导地位,但社区聚集感染也在随着医院聚集性发病而增加。与2019年12月在武汉发现的SARS-CoV-2相比,同一家族聚集感染的整个基因组是相同的,并且呈现出一些独特的单核苷酸变体(SNV)。文章得出结论:科研人员在中国广东省观察到了SARS-CoV-2的明显人际传播,尽管它们大多数来自家庭聚集性感染,但社区与医院的感染正在增加,广东省人与人之间的传播风险正在从家庭转移到社区。

来源: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03.20019141v3.full.pdf

 

2.季节性传播变化对潜在SARS-CoV-2大流行的影响

2020年2月17日,巴塞尔大学,瑞士生物信息学研究所,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等科研人员在medRxiv预印版平台发表论文“Impact of seasonal forcing on a potential SARS-CoV-2 pandemic”,探讨了季节传播对潜在SARS-CoV-2大流行的影响。文章提到,常规诊断的数据显示,四种地方性冠状病毒229EHKU1NL63OC43有强烈且一致的季节性变化。科研人员使用这些数据来探索季节性传播变化对潜在SARS-CoV-2大流行的影响。一个模型允许使用SARS-CoV-2传播的可变参数的许多不同大小的亚种群,显示出大流行在2020-2022年如何发生。不同场景的模拟表明,合理的参数导致2020/2021年冬季北半球温带地区出现峰值。参数的较小范围表示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一个峰值或两个类似幅度的峰值,传播率和迁移率的变化可能导致区域之间患病率的显著变化。尽管参数的不确定性很大,但科研人员研究的场景表明,发病率的短暂降低可能是由于季节性变化和感染控制工作的共同作用,但不一定意味着疫情得到了遏制。因此,在进一步监测全球传播时应考虑到SARS-CoV-2的季节性传播。季节性变化、感染控制措施和传播速率变化可能综合影响任何给定时间的大流行波,从而为更好地准备卫生保健系统提供了机会。

来源: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3.20022806v1.full.pdf

 

3.湿度增加不一定会COVID-19减弱病毒传播

2月17日,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Mauricio Santillana研究组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发表论文,题为“The role of absolute humidity on transmission rates of the COVID-19 outbreak”对绝对湿度在新冠病毒传播中的作用进行了分析。

除了人口流动和人际接触外,环境因素亦可能影响液滴传播和病毒存活,但如何影响新冠病毒尚不明确。绝对湿度是环境空气中的水分含量,是其它病毒传播的一个强有力的环境决定因素。此前的研究支持一种流行病学假设,即寒冷和干燥(低绝对湿度)的环境有助于液滴介导的病毒性疾病的生存和传播,而温暖和潮湿(高绝对湿度)的环境则会减弱病毒传播(例如流感)。

研究团队对中国各省和其他地区的COVID-19基本繁殖数(R)进行了评估,并根据天气数据分析上述地区一月份的温度和湿度。结果发现不仅干燥和寒冷地区的R值较高,绝对湿度较高地区的R值也可能较高,不同湿度地区间变化幅度较小,且所有R值均高于1。回归模型表明,绝对湿度与中国各省和其他受影响国家的COVID-19指数增长呈正相关,而绝对温度则呈轻微负相关。从中国寒冷干燥的省份(如东北省份)到热带地区(如新加坡),在不同湿度条件下,病例仍可能持续传播和快速增长。结果表明,如果不实施广泛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仅靠天气变化(例如北半球春夏季气温和湿度的增加)不一定会减弱新冠病毒的传播。

来源: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2.20022467v1

4.感染患者的分子和血清学研究表明,2019-nCoV存在口-粪便等多种传播途径

2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团队在期刊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上发文:Molecular and ser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2019-nCoV infected patients: implication of multiple shedding routes。研究团队讲述2019年12月,一种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在中国武汉引起暴发,并很快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认为2019-nCoV通过呼吸道传播,然后诱发肺炎,因此基于口腔拭子的分子诊断出院。但是,许多冠状病毒也可以通过感染肠道而经口-粪便途径传播。 2019-nCoV感染的患者是否还会在肠道等其他器官中携带病毒需要进行检测。我们对当地医院感染这种病毒的患者进行了调查。我们发现,在感染后期,肛门拭子和血液中也存在2019-nCoV,并且肛门拭子阳性率高于口腔拭子阳性率,这表明脱落并通过口-粪便途径传播。我们还表明,血清学检测可以提高检测阳性率,因此应在未来的流行病学中使用。我们的报告提供了预警,可能2019-nCoV可能会通过多条途径传播。

来源: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 2020, VOL. 9 https://doi.org/10.1080/22221751.2020.1729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