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科研快讯(五)

   时间:2020-02-17 [ ] 浏览次数:243 来源:文献馆 视力保护色:

编者说明

本期科研快讯是贵州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贵州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基于2020年2月12日—14日国内外医学期刊发表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学术成果及权威官方发布的COVID-19研发资讯,对COVID-19检测、CT表现、药物研发、机理研究、流行趋势多个方面的科研进展进行概述整理,为COVID-19的研究、治疗、疫情控制等方面提供参考。

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本科研快讯将持续跟踪COVID-19最新研究成果,每2日发布1期。如需获取快讯中提到的论文原文,可联系贵州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联系方式:0851—86857716)。

声明:因快讯发布比较匆忙,难免有所失误,欢迎行业各界批评指导!



一、COVID-19检测最新进展

1.快速检测试剂盒:采一滴血15分钟内可获检测结果

2月14日,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对外透露,近日,在钟南山院士的指导下,实验室联合多家研究机构,最新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IgM抗体快速检测试剂盒,并已在实验室和临床完成初步评价。据介绍,仅需采取一滴血就可在15分钟内肉眼观察获得检测结果,且患者的血浆稀释500至1000倍后,仍能检测出阳性条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表示,这一试剂盒在湖北某医院进行了应用试验。通过对部分临床已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阳性(但PCR核酸检测阴性的)患者血样进行复检,该试剂盒能检出相当部分(IgM)阳性,提示可与核酸检测形成互补。目前该试剂盒(科研用)样品已大批送至湖北省武汉市、黄冈市、大冶市等地基层卫生机构等,与核酸检测等技术联合用于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测试评估。

来源:央视新闻

 

2.检测COVID-19,除肺泡灌洗液外,痰阳性率最高

2月11日, 国家传染病临床研究中心深圳市病原与免疫重点实验室团队在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公开发文:Laboratory diagnosis and monitoring the viral shedding of 2019-nCoV infections。研究者从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的NCP患者中收集包括鼻拭子,咽喉拭子,痰和支气管肺泡灌洗液(BALF)在内的呼吸道样本,并使用CFDA认可的检测试剂盒检测病毒RNA。 结合样品收集日期和临床信息对结果进行了分析。 结果表明:除BALF外,在发病后的头14天(d.a.o),重度和轻度病例的痰阳性率最高(74.4%88.9%),其次是鼻拭子(53.6%73.3%)。

来源:

medRxiv 2020.02.11.20021493;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1.20021493

 

 3.唾液有望作为COVID-19检测的统一标本

2月12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香港玛丽医院在医学期刊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上发文:Consistent detection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saliva 研究者在自我收集的唾液中检出了91.7%(11/12)的患者的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连续唾液病毒载量监测通常显示下降趋势。 通过病毒培养在唾液中检测到活病毒。 唾液是一种有前途的无创标本,可用于2019-nCoV感染患者的诊断,监测和感染控制。检测试剂盒检测COVID-19,除肺泡灌洗液外,痰阳性率最高

来源:

https://academic.oup.com/cid/advance-article-abstract/doi/10.1093/cid/ciaa149/5734265 by guest on 13 February 2020

 

4. 与咽拭子相比,2019-nCoV在鼻拭子中具有更高的浓度

2月11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在medRxiv预印版平台发表论文“Single-cell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of ACE2, the putative receptor of Wuhan 2019-nCoV, in the nasal tissue”。研究首先基于公开的单细胞RNA-Seq数据集,分析了呼吸道中不同组织的ACE2 RNA表达谱。结果表明,ACE2在鼻粘膜上皮细胞中出现表达。随后,对近期报道的亚洲人群样本进行分析,发现在鼻粘膜上皮细胞中ACE2的表达量与ACE2的II型肺泡细胞(AT2)数量相当。通过PCR进一步检测了7例疑似病例的鼻拭子和咽拭子中的2019-nCoV,发现,与咽拭子相比,2019-nCoV在鼻拭子中具有更高的浓度,推测可能与ACE2在鼻粘膜上皮细胞中大量表达有关。

来源: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1.20022228v1

 

二、COVID-19 胸部CT表现

1.COVID-19治疗前后胸部的CT表现

2月12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在期刊《Radiology》上发表评论 Pre- and Posttreatment Chest CT Findings: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Pneumonia描述一名患有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46岁妇女在医院接受为期7天的治疗前后胸部CT的变化。(a)横向薄层CT入院后第一天进行的扫描显示有多个毛玻璃双肺混浊,上层玻璃上出现混浊两个下部裂片的节段。 (b)于入院后第7天显示磨玻璃完全不透明在右下叶的上段已分离,部分已分离在左下叶的上段。(c)入院后第13天,后续CT扫描显示毛玻璃混浊在右下叶的上段完全解决部分解决左下叶上段。

image.pngimage.png

来源:Radiology 2020; 00:0–0       https://doi.org/10.1148/radiol.2020200323      Content code:  ©RSNA, 2020

2.胸部CT检查COVID-19及其与核酸检测阴性的关系

中南大学第二湘雅医院 Chest CT for Typical 2019-nCoV PneumoniaRelationship to Negative RT-PCR Testing,文章基于从湖南省放射质量控制中心获得的临床数据,我们评估了5例确诊为2019-nCoV感染且初始RT-PCR阴性或弱阳性的患者的影像学特征,研究结论指出诊断2019-nCoV感染有一定标准和评估方法。但是,当前的实验室测试非常耗时,供应短缺的测试套件可能无法满足感染人口的增长需求。由于实验室错误或样本中病毒物质不足,2019-nCoV的RT-PCR测试可能会假阴性。先前的放射学研究表明,大多数病例在CT图像上具有相似的特征,例如GGO或混合性GGO和合并。 2019-nCoV肺炎可能会出现周围分布,双侧,多灶性下肺受累。在典型的临床表现和暴露于具有2019-nCoV的其他个体的情况下,尽管RT-PCR结果阴性,但病毒性肺炎的CT表现可能强烈怀疑2019-nCoV感染。在这些情况下,应考虑重复拭子测试和患者隔离。一些胸部CT表现为阳性的患者可能对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呈现阴性结果。 在本报告中,我们介绍了5例2019-nCoV感染患者的胸部CT表现,这些患者最初的RT-PCR结果均为阴性。 所有5例患者均具有典型的影像学表现,包括毛玻璃样混浊(GGO)(5例)和/或混合GGO和混合巩固(2例)。 在分离出估计的2019-nCoV肺炎后,通过反复拭子测试最终确认所有患者均患有2019-nCoV感染。反复擦拭的组合对于临床高度怀疑nCoV感染但RT-PCR筛查阴性的个体,化验和CT扫描可能会有所帮助。

三、COVID-19药物研发最新进展

1.中国生物治疗COVID-19特免血浆制品投入临床,患者症状好转

2月13日晚间,中国生物发布消息称,国药中国生物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等,已成功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在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国药集团武汉血液制品有限公司、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血液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紧密合作下,投入临床救治重症患者。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专家表示,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可杀灭和清除病毒。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

中国生物承担的“2019-nCoV感染恢复期患者特异血浆和特异免疫球蛋白制备”项目,已获得国家科技部组织制定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立项,同时得到了湖北省科技厅和卫健委等部门的大力支持。

来源:微信公号中国生物原题为《重磅消息!中国生物治疗性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投入临床》

 

                 

2.替考拉宁的潜在抗病毒活性可用于治疗2019-nCoV感染

2月13日,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广东省医学科学院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公开发文:Teicoplanin potently blocks the cell entry of 2019-nCoV。文章中作者以前曾报道过,替考拉宁是一种糖肽抗生素,通常在临床上用于治疗低毒细菌感染,它通过特异性抑制组织蛋白酶的活性来显着抑制埃博拉病毒,SARS-CoV和MERS-CoV对细胞的侵袭。 L.在这里,我们测试了替考拉宁对2019-nCoV病毒感染的功效,发现替考拉宁有效地阻止了2019-nCoV-Spike-假病毒进入细胞质,IC50为1.66μM。尽管对离体和体内野生型病毒复制的抑制作用尚待确定,但我们的初步结果表明替考拉宁的潜在抗病毒活性可用于治疗2019-nCoV病毒感染。

来源:bioRxiv preprint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05.935387

 

3.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疾病潜在药物

密歇根州立大学预印本网站bioRxiv公开发文:Potentially highly potent drugs for 2019-nCoV,文章指出2019-nCoV和SARS的3CL蛋白酶的序列同一性为96%,这为基于结构的药物重新定位(SBDR)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基于SARS 3CL蛋白酶的X射线晶体结构,研究人员构建了2019-nCoV 3CL蛋白酶的3D同源结构。 基于此结构和SARS 3CL蛋白酶抑制剂的现有实验数据集,我们使用深度学习和数学方法开发了SBDR模型,以筛选DrugBank中1465种已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药物。 我们发现,许多FDA批准的药物对2019-nCoV可能具有很高的效力。DrugBankwww.drugbank.ca)是一个注释丰富,可免费访问的在线数据库,该数据库集成了大量有关FDA批准的药物的药物,药物靶标,药物作用和药物相互作用信息正在通过FDA批准程序的实验药物

来源:bioRxiv preprint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05.936013

 

四、COVID-19机理最新研究

1.初步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不会引起母婴垂直传播

2 月 12 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发国际权威THE LANCET发文: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intrauterine vertical transmission potential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nine pregnant women: a retrospective review of medical records,研究人员回顾了 9 名新冠肺炎产妇和他们孩子的情况——9 个孩子出生时评分均为 8~10 分,属于正常水平;对其中 6 例的羊水、脐带血、新生儿咽拭子和母乳样本进行了 SARS-CoV-2 (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均为阴性。这表明在怀孕后期未发生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而引起的宫内胎儿感染。虽然现有的研究结果是「安全」,但这一研究也有一定局限性——比方说选取的样本都是胎龄较大的孕妇、选取的样本也比较少。

来源:www.thelancet.com.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12, 2020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360-3

 

2.孕妇和新生儿是COVID-19的易感人群

2 月 12 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科研人员在THE LANCET发表评论文章:What are the risks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pregnant women?:文章侧重讨论孕妇感染COVID-19的风险。随着 COVID-19 疫情的爆发,孕妇中的COVID-19防控措施和传播潜在风险已成为主要问题。文章指出,孕妇易患呼吸道疾病,更易感染COVID-19。因此,在制定防控策略时,应将孕妇和新生婴儿列入高危人群。文章建议加强健康咨询,筛查,以及孕妇的随访,并应将怀疑或确诊 COVID-19 感染的孕妇与其新生儿隔离至少14天,并尽量避免母乳喂养。

来源:www.thelancet.com.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12, 2020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365-2

 

3.新型冠状病毒会造成肾损伤

2月8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团队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公开发文:Caution on Kidney Dysfunctions of 2019-nCoV Patients。该论文研究了来源于武汉、黄石和重庆的59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论文内容提到,59位患者中:63%的患者(32人)有蛋白尿;19%的患者(11)出现血肌酐升高;27%的患者(16人)出现血尿素氮升高;100%的患者肾脏CT异常;在入院当日,40%的患者尿蛋白阳性,提示已有肾脏损害。在病人死亡前,100%的病人出现了中等以上程度的肾衰竭。研究者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中,肾脏损害很常见,这可能是病毒引起疾病的主要原因之一,并且最终可能导致多器官衰竭和死亡。目前,我们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支持治疗、帮助患者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杀灭病毒是主要的治疗方式。在支持治疗中,很多患者会用到ECMO(又叫人工肺),费用昂贵。而肾脏的替代治疗(连续肾脏替代治疗+免疫吸附方法)则要经济得多,可能帮助降低死亡风险。这不是透析,而只是有效清除危重患者体内的、透析清除不了的炎性细胞因子。该设备已经成为各大医院的常规设备,在MERS病毒(另一种冠状病毒)引起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危重患者中使用,并取得了有效作用。

来源:medRxiv preprint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08.20021212

 

4.感染2019-nCoV后肾脏及睾丸中ACE2的表达可能会致其受损

2月12日,南京医科大学附属苏州医院团队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公开发文:ACE2 Expression in Kidney and Testis May Cause Kidney and Testis Damage After 2019-nCoV Infection201912月和20201,武汉市发生新型。ACE2(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是介导2019年-nCoV进入人体细胞的主要受体之一,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台征冠状病毒(SARS)中也有发生。多项研究表明,部分患者除呼吸系统损伤外,还存在肾功能异常甚至肾脏损害,其相关机制尚不清楚。这引起了我们对冠状病毒感染是否会影响泌尿系统和男性生殖系统的兴趣。在本研究中,我们使用在线数据集分析ACE2在不同的人体器官中的表达。结果表明, ACE2在肾小管细胞、睾丸间质细胞和睾丸生精管细胞中均有高表达。因此,病毒可能直接结合到这类ACE2阳性细胞,并损害患者的肾脏和睾丸组织。我们的结果表明, 2019nCoV患者在临床工作中应进行肾功能评估和特殊护理,因为病毒和抗病毒药物引起的肾损害具有一定的肾毒性。此外,由于病毒对宰丸组织的潜在致病性,临床医生在住院期间和临床.随访中应注意睾丸病变的风险,特别是对年轻患者生育能力的评估和适当干预。

来源:medRxiv preprint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2.20022418

 

5.123例COVID-19细胞因子与患者严重程度之间的相关性

2月12日,重庆大学、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等咋在预印本平台medRxiv上发文 Characteristics of lymphocyte subsets and cytokines in peripheral blood of 123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NCP) 123例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住院患者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特征。背景:探讨NCP患者的细胞免疫和细胞因子状态,并预测细胞免疫水平,细胞因子与患者严重程度之间的相关性。方法:将123名NCP患者分为轻度和重度两组。收集外周血,检测淋巴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对淋巴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进行相关分析,分析两组指标之间的差异。结果:包括102例轻度和21例重度患者。两组的淋巴细胞亚群减少。轻度组和重度组CD8 + T减少的比例分别为28.43%和61.9%。 B细胞减少的比例分别为25.49%和28.57%; NK细胞减少的比例分别为34.31%和47.62%;轻度组中IL-6的检测值为0,占55.88%,轻度组中IL-6的患者比例明显高于重度组;淋巴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之间没有显着的线性相关性,而CD4 + T,CD8 + T,IL-6和IL-10两组之间存在显着差异。结论:严重的NCP患者中CD4 + T和CD8 + T的水平较低。重症患者的IL-6和IL-10水平较高。 T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可以用作预测从轻度到重度转变的基础之一。仍然需要大量样本来确认CD4 + T,CD8 + T IL-6和IL-10的“警告值”。

来源:medRxiv preprint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0.20021832

 

五、COVID-19流行预测最新研究

1. COVID-19传播性及致病性的早期流行病学评估

2月12日,日本在预印本平台medRxiv 发表文章Early epidemiological assessment of the transmission potential and virulenc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ity: China, 2019-2020,研究人员尽管缺乏公开可得的资源数据显示,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在估算疫情的程度,基本繁殖数量和传播方式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最近,更多的证据表明,大部分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几乎没有症状,这表明需要重新评估新发疾病的传播潜力。本研究旨在通过重构潜在的传播动态来估计中国武汉市2019-nCov的传播能力和毒力。方法:研究人员采用统计方法和公共流行病学数据集,共同得出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传播性和严重性的估计值。为了进行估计,研究人员使用了每天在实验室确认的武汉市nCov病例和死亡的系列数据,以及在政府包机航班上从武汉市撤离的日本人的流行病学数据。研究发现,对中国武汉市2019-2020年基本生殖数量(R)的后验估算值高达7.05(95%CrI:6.11-8.18),并且在1月23日之后增强了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到2020年,武汉市的R值已降至3.2495CrI3.16-3.32),武汉市的感染总数(即累计感染)估计为98300695CrI759475-1296258),从而增加了感染者的比例至9.8%(95CrI7.6-13.0%)。研究还发现,最新的感染死亡率(IFR)和经过时间延迟调整的IFR估计为0.07%(95CrI0.05-0.09%)和0.23%(95CrI0.17-0.30%),比4.0%的原始病死率小几个数量级。

来源:medRxiv preprint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2.12.20022434.

 

2. COVID-19的传染性比SARS冠状病毒强

2月13日,厦门大学、瑞典默奥大学在期刊《J Travel Med 》发文:The reproductive number of COVID-19 is higher compared to SARS coronavirus,研究发现,COVID-19平均R0为3.28,中位数为2.79,超过了WHO估计的1.4至2.5。使用随机和统计方法得出R0的研究提供了合理可比的估计。但是,使用数学方法进行的研究得出的估计值平均更高。一些数学得出的估计值落在产生统计和随机估计值的范围内。重要的是,进一步评估一些数学研究估计R0值较高的原因。例如,建模假设可能已起作用。在最近的研究中,R0似乎稳定在2-3左右。可以预期,在以后阶段进行的R0估计会更可靠,因为它们基于更多的案例数据,并且包括意识和干预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尽管WHO范围的上限包括此处审查的估计值的下限,但WHO的点估计数始终低于所有已发布的估计数。据报告,SARS的R0估计值介于2-5之间,其中在此评论中找到的2019-nCoV的平均R0范围内。由于病原体和暴露区域的相似性,这是可以预期的。另一方面,尽管公众意识增强和干预措施令人印象深刻,但2019-nCoV已经比SARS更为广泛,这表明它可能更容易传播。

来源:

https://academic.oup.com/jtm/advance-article-abstract/doi/10.1093/jtm/taaa021/5735319 by guest on 13 February 2020